无病呻吟是少年时期的特权。

【太敦】像样点就打Tag的存稿

太宰治听说中岛敦死亡消息的时候很平静。
“毕竟人都会死的嘛。”
他懒洋洋地回答,继续软趴趴地瘫在桌子上,不顾周围人的目光转着手中的钢笔。
直至它“啪”的一声掉在地上。

泉镜花正式年满十六后中岛敦理所当然的搬出了那间宿舍。

进了太宰治的屋子。

物极必反,过惯了回家就有热水晚饭同居人日子的敦现在每晚回家,只能看见一团不可燃垃圾趴着翻动完全自杀手册。

偶尔太宰治是冲着门趴的,这时他会一抬眼皮,把中岛敦打量一番,有外卖就蹦起来提走袋子拎到厨房洗手翻筷再来一声“我开动了”,一套动作行云流水,看得中岛敦叹为观止,直忘了自己并没有给太宰带饭。

次数一多中岛敦放弃了和人诉苦。他只想排解心中郁闷,却总...

    敦君,我改主意了。太宰先生一边抚摸我的头顶一边这么说。这令我抬起头来看他。


    我现在正枕在他腿上,任由他擦净我脸上的血迹,为我胳膊上深可见骨的伤口敷上药膏,再用轻柔地——近乎是在爱抚——的力道捻起我染上尘土的发。


    这姿势过分亲昵,就算太宰先生平日再怎么轻佻,他不近男色却是事实(虽然我自认不算长得好看,尤其是与他相比),我也断非是会仗着伤势任性妄为的类型,做出这样的举动只是先生的要求。


    他坐...

© 箱方 | Powered by LOFTER